交織的人生 Dóng dới xuôi ngựỏc

 2015 Sơ tuyển 越南文初選 

📜 交織的人生 Dóng dới xuôi ngựỏc

👤 韋氏雪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1)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11)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10)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9)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8)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7)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5) (1)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5)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4)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3)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2)

VN_Dong doi xuoi nguoc韋氏雪 (12)


 2015 Sơ tuyển 越南文初選 

📜 交織的人生 Dóng dới xuôi ngựỏc

👤 韋氏雪

 

她一出生,就是個沒有母親的孩子。當她呱呱墜地時,母親也永離人世。母親將自己的生命留給了她。沒有母親的生活真是辛苦。當其他孩子被媽媽充滿疼愛的雙臂擁抱,能盡情享受香甜的母乳,她只能自個兒躺在硬邦邦的竹床上,伸長笑笑的脖子喝著一匙匙的稀飯水。父親是個和善但手腳笨拙的男人,心疼孩子又思念妻子,他只能借酒澆愁。

她一天天長大,孤零零地在父親身旁,但她從未生過病。也許是在天堂的母親保佑著她。她已經習慣孤僻、自立的生活。當同齡的朋友有父母牽著手帶去學校,讓老師教他們唱歌跳舞認字,她則獨自在蕉樹下、竹叢旁,和大螞蟻、肥蝸牛為友。

村子裡有位寡婦,因為想生孩子而同意和父親結婚。有了那位女士,她和父親的生活也比較不那麼辛苦。她的繼母連續生了一、二、三個孩子。她不得已自然成了保姆,每天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她也不敢埋怨任何人。家境貧困,她的父母也必須為生活打拼。

*****

「花季到了花會開」十八歲那年,她如野花般綻放馥郁的美麗。陽光讓她的雙頰暈紅,讓她的雙唇飽滿。風輕撫她那如絲綢般,烏黑柔軟,落在圓潤肩膀上的髮絲。人們說她的雙眼與母親相似,美麗而憂愁。村裡有幾位年輕男孩,夜晚會在她家門口窺探。幾位媒人也上門試探,但她一直搖頭,因她心還等待著一個身影。

突然間,她父母決定把她嫁給隔壁村一位男孩,家境算小康。即便她哭泣、哀求,但大喜之日依然案定。她隨夫歸寧之日,也是那男孩結束了一個辛苦的學期回鄉之時。參加她的婚禮,他抱著吉他唱一首送她的歌:

「……憂愁的搖籃曲飄飄蕩蕩……疼妹妹,哥哥找到遙蓬葉[1],妹妹怎忍心急忙娶夫……」

他憂愁的歌聲,讓她的心搖動徘徊。一絲眷戀、一點惋惜、一段青春、一場夢……她努力藏下欲奪眶而出的淚水,在丈夫身旁同步踏入禮堂。

*****

十九歲,她成為女人,和一個她未曾愛上的男人築一個家。她本來已經習慣貧窮、困苦,已經習慣鄉下生活的辛勞,所以她的生活也像其他女人一樣平淡地過去。若不是某天,她先生決定和朋友前往遙遠的邊境地區淘金,她的生活應該也會平凡的過著。

她用盡言語去勸阻:「在家裡雖然窮了些,夫妻吃菜吃粥也還能相伴,你去那麼遠的地方,很危險……」

她先生堅決:「有膽識才能致富。一直在家裡翻翻耕耕,什麼時候才能翻身……」

於是,他扔下已哭乾了淚水的年輕妻子,一出門就將近三年。先生返家的那天,一枚小金塊也沒有,卻帶狂風暴雨來給他們的小家庭。

發現先生染上毒癮,她幾乎是目瞪口呆。毒品真可怕,將她先生從一個正常人變成了惡魔。毒癮發作時,她先生使出所有辦法,誘騙、欺瞞、毆打她,以便能拿到錢去買毒品。解癮之後又視她如玩具般,差遣妻子不分日夜地服侍他。起初,她天真地認為,只要她努力,便能救回她先生,能拯救幸福的家庭。但她錯了……

她先生日漸墮落……
太苦了,她將離婚協議書遞到先生面前,他一手奪走、撕爛,用刀子指著她的臉怒吼:「妳想丟棄我……作夢。除非我們一起死……」

知道改變不了如此墮落的先生,她咬牙默默忍受,以期找到解救自己人生的法子。她還年輕,人生還有許多希望。就在此時,去台灣工作的浪潮在她居住的地方響起。一道光在她腦海中閃過,她找上在鄉公所工作的堂哥,詢問辦理出國工作的手續。心疼她的際遇,堂哥也盡力協助。

想到先生那雙上千個針孔痕跡的手,她默默地搭車到中央醫院抽血檢驗。拿到陰性愛滋病檢驗結果,她鬆了一口氣。當天晚上,她決定出走,開始人生第一次逃跑。

*****

抵達台灣,在無數個逃避那墮落丈夫追逐的日子之後,她心中湧起一股平靜的感覺。她暗地裡感受這塊土地,一個拯救、保護她的地方。

仲介公司安排她到一家位於台灣中部的電子廠工作。經過無數的艱辛,她已獲得一份穩定的工作,一份穩定的收入,和平靜的生活。她暫時忘卻墮落的丈夫,暫時將對家鄉的思念擱著,她要熟悉工作融入新生活。

時間這樣飛逝,一年、一年半過去。她還來不及為償還完畢的債務而高興,擔憂又找上門來。她工作的電子廠營收不佳,工作量漸漸減少。憂慮的眼神,人們的討論話語縈繞著整個工廠。來台灣工作多年的人,存得一筆錢還能回鄉生活。還沒賺到錢的人,和那些還欠債的人則失神、恍惚,為將來的生活感到恐慌。

而她,想到回鄉的時候,想到過去的生活,她比任何人更感到恐懼。就在那個當下,有人對她耳語,允諾幫她找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只要她付一筆小小的仲介費。太害怕要回國去,她急忙地逃離工廠,開始他鄉異地的流亡生活。

*****

和地下仲介的承諾相反,在他鄉的流亡生活是多麼委屈。工作不穩定,需要時被人以低廉的工資聘僱,不需要時則毫不惋惜地驅趕。夜晚睡夢中,稍強的風聲也能讓人驚醒,深怕警察找上門。幾套衣服塞在背包裡,準備好隨時都可以逃跑。

經過數十次替換工作,人家介紹她到台灣北部的一間冷凍工廠工作。她的工作總算暫時穩定。在工廠,她認識了阿心姊,是同一省但不同縣的人。遇到同鄉,又是相同的際遇,她們倆親如姊妹。她們租了一間小房同住。有姊姊在身旁,她感到開心了些、安心了些。家鄉傳來噩耗,她先生因施用毒品過量而猝死。得知時,她放聲大哭。她不知道為誰而哭、為何而哭。是為了已得到解脫的人生而哭,還是因為疼惜一段誤入歧途而哭。姊姊抱著她安慰:「別難過了妹妹,這也是老天的安排……」

冬季,冷凍廠的工作減少。見她著急,姊姊微笑著說:「妳放心,年底的時候,這裡的人會去海邊撈魚,可以賺很多錢呢。去年我就白天去工作,晚上又去撈魚,賺到上千塊喔。」

聽到這裡,她眼睛亮了起來。「姊姊帶我一起去。」
「很冷喔。」
「冷我也受得了。」

姊姊輕敲她的頭大笑:「我們姊妹倆啊,真的會為了錢而死呢。」那句話一直烙印在她腦海裡。

一個寒冷的冬夜,姊妹倆泡在海水中,今天魚兒飄起來比較多,她們倆只顧著撈,忘了寒意。裝魚的袋子越來越沉,手痠了,姊姊鬆開,一陣浪將姊姊的魚袋捲走,姊姊努力追回,再一陣浪來襲,她大喊:「姊姊,小心!救命,救命啊……」

一切都太晚了。海水將姊姊捲往遠處,為流亡的人生劃下了句點。

她嚎啕大哭。人們將姊姊的遺骸撈起,捲在一面白布放在海灘上。她坐著不動。慟!她的心從未如此地疼痛。

她一直這樣坐著,看人們將姊姊的遺體帶走。太多警察,她不敢靠近看姊姊最後一眼。黎明來到,海已平靜,她行屍走肉般回到住處。她將姊姊的遺物打包好,去市場買一束白菊花,姊姊最喜歡的花,放在海灘上,姊姊曾經躺著的地方:「姊姊!請妳安心地休息。妳的遺物我會寄回家鄉。回到越南,我一定會去看妳的孩子們……」

浪聲淙淙,姊姊的笑聲在空中迴盪。

姊姊過世後,她醒悟了。回鄉的願望日日催促著她。她打算去自首,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回家。這次,她轉到一個工地工作。工作很重很辛苦,但想到即將能回國,她告訴自己要「努力」。

工地有一位年輕的工程師,不知為何很喜歡學越南語。經過她身旁總咿啊說著:「加油……加油……」他那含糊的聲音讓她發笑。陽光底下,她那燦爛的笑容讓他發楞:「妳好美……」
他的話讓她害羞起來,這麼久了,至今她才感到如此快樂。自那天起,年輕工程常靠近欣賞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有一次,他深情地望著她的雙眼,問道︰「台灣男人的情感很豐富,妳有想過會留下來嗎?」

她不知所措地避開他的視線:「我想回家。」
一絲失望在他眼中浮起,但很快地他又笑著說:「加油……」

週末,經過一週辛苦的工作,大家都回家去。工地只剩下一群外國人在加班。她在忙著收拾磚塊,就聽到有人大喊:「警察…….快跑!……」

大夥兒慌亂地跑,她也急忙跟著跑。工地凌亂的鐵柱鋼條絆倒了她,聽到後方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她跳下排水溝躲避。不知道自己躲在下面多久,當她往地面爬,城市已亮燈。她全身溼透,帶著汙水的臭味。刮傷的痕跡、蚊子叮的腫包讓她疼痛不已。餓了、渴了、也累了,她步履蹣跚走在路上,人們好奇地看著她。管他的,她仍像個失魂的人兒般走著。

一部汽車靠在路邊,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加油……妳去哪裡啊?」年輕工程師從車窗探出頭來問。她低頭走著。委屈的感覺湧起,她預感會發生什麼事。他將車子駕到她面前,下車擋住她,看著她悲慘的模樣,他大叫:「妳怎麼了?」

她低頭躲避,他跟著逼問:「妳有需要我幫忙……」
此時,她已壓不住心中許久以來的委屈,她嚎啕大哭:「你離我遠一點……我是壞人,我是逃跑者,去報警……」

不知為何,在一個剛認識的男人面前,她人生所有委屈跟著淚水一起倒盡。他安靜地坐著聽她說、看她哭。當她冷靜回來,他將她的臉固定在自己面前,直視她那盈淚的雙眼,輕聲說道:「妳的人生已經受到太多的傷害。請讓我來照顧妳,即便只是這一次……」

*****

在陽光暖和的一天,她回到越南。只有他送她去機場,兩人在靜默中分開。他在等待從不敢奢望的事情,眼神隱藏著無法言語的情感。最後時刻,他將一個可愛小方盒放到她手上:「妳到半空中之後,再打開這個盒子,裡頭藏著奇妙的東西喔。」

他眨著眼睛,看著她而笑:「加油……」

飛機升起,帶她往碧青的天空飛去。她打開他送的盒子,淚水模糊了視線,一枚求婚戒指,一道寄予的訊息:「請當我老婆,我願一生照顧妳……」

她心中湧起無名的感覺,開心又感動。
她往窗外看去,下面是汪洋碧海,前方則是燦爛的天空。

高雄,2015/5/27

 

[1] 譯案:此為越南文學作品中的虛構植物,代表人們神聖純潔的愛情,若尋得此葉,便能讓愛慕的對象為己傾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