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關於移民工文學獎

ภาษาไทย
Bahasa Indonesia
Filipino
Tiếng Việt

關於移民工文學獎

移民工文學,顧名思義,是以新移民(外籍配偶)與移工(外籍勞工)為主體,所生產出來的文學。

此刻的臺灣,約有六十六萬名東南亞跨國工作者、十六萬名婚姻移民以及五萬名失聯移工。她/他們是共同居住這塊土地不容忽視的第五大族群;她/他們做你我不願做的底層勞動,支撐臺灣基礎建設;她/他們長時間協助我們照護家中的老病殘,無眠無休;她們許多人是我們新生下一代的母親。

這些人的文化與生命經驗,豐富了臺灣,而她/他們的書寫,亦是臺灣文學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移民工文學獎的舉辦,即是為了鼓勵、並留下這段可貴的歷史。藉由以新移民、移工為主體所生產的文字創作,呈現異地漂流(移工)、兩個故鄉(新移民)、雙重血緣(移民子女)的文學風貌。

從臺灣出發,擴大文學疆域

移民工文學獎在東南亞移民移工參與、社會各界的支持下,又走過了一年。2018「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計畫擴大徵件範圍,除了臺灣,增列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擁有眾多東南亞移民、移工的地區或國家,拓展移民工書寫的視野,落實多元族群發聲,並提升臺灣做為推廣移民工文學創作重鎮的高度。

東南亞移民工是臺灣社會不可分割的群體,異鄉人透過創作的反饋,猶如暗夜之火,指引著臺灣未來的去向。我們期盼與港、澳、新、馬等地區同為前殖民國家與移民社會的臺灣,藉由移民工書寫與閱讀,培養更高規格的寬容與自省能力,讓庶民之聲成為歷史的主體,以實踐民主的真義,同時也創新臺灣在國際社會中開放、尊重多元、守護人權的定位。

 

About Taiwan Literature Award for Migrants

The Literature Award for Migrants, are the literature (the poems, songs, stories) from the population of immigrants (foreign brides) and migrant workers.

There are nearly 500 thousand South East-Asian migrant workers in Taiwan right now, as well as 200 thousand marriage migrants, and 300 thousand second-generation of new inhabitants. The life and cultural experiences of this community are indispensable to Taiwan literature. And through their writings, we are given an opportunity to see a broader, fuller, more colorful image of Taiwan.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Literature Award is to encourage, and record the history that is happening now. Through the literary productions of immigrants, migrant workers, we will see stories of living in foreign lands (migrant workers), the feeling of having two homelands (immigrants), and having parents of two nationalities (second-generation of new inhabitants), open before our eyes.


 

移民工文學,顧名思義,是指台灣社會裡外勞外傭外配族群為主體,所生產出來的文學。自一九八O年代以後,資本主義已徹底改造既有的文化生態。由於經濟生活的提升,再加上知識教育的普遍升級,有許多工作逐漸由外來移工或移民來取代。外配也在這風潮中急速增加,社會裡也開始誕生「新台灣之子」。所謂本土文化,正在經歷從量變到質變的階段。

台灣是海島型的國家,從明鄭以降,就已注定是一個移民社會。族群對立與融合,寫盡台灣歷史的悲慘與榮耀。這座浮島,從來就無法鎖國,地理與歷史因素規定它必須朝向海洋開放。移民與殖民的到來,迫使台灣必須接受多元駁雜的文化。不能認識這個事實,成天高喊本土文化,無異是夸夸其談。

這二、三十年來的台灣社會,正在穿越一場寧靜的文化改造。大量東南亞移民的遷徙,帶來了外勞外傭與外配的族群,也一併攜來不同的語言文化與歷史記憶。如今,新台灣之子已經開始進入大學,他們的文學想像,也迥異於原來漢人原住民的思維方式。佔年輕學子七分之一以上的新台灣之子,也慢慢進軍台灣文壇。

張正長期主編《四方報》,讓菲、越、泰、印、柬的移民有信息溝通的平台。年輕作家黄湯姆的《文學理論倒讀》,引發台灣文學界的普遍討論。他們都長期對移民文學的議題非常關注,前來邀我加入這個文學獎的構思與實踐。移工文學獎,期待新移民能夠把在台灣的生活經驗,轉化成文學書寫。這個構想若能實現,將使台灣文學的疆界,又可再擴張。

【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 評委召集人
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 教授
陳芳明

傾聽他/她們的聲音

新移民/移工們是共同居住在這塊土地上不容忽視的第五大族群,支撐起台灣的基礎建設、提供許多人不願做的底層勞動力、長時間照顧陪伴家中的長輩,甚至是我們新生下一代的母親。

自我參與《四方報》創報至今,《四方報》做為非華語系移民工資訊交流與紓解鄉愁的平台,不僅是一份服務移民工的母語刊物,更以「友人」身份,傾聽他/她們的聲音,擔起台/外文化溝通的橋樑。自出刊以來,《四方報》即收到大量來自全台各地移民工的投書,平均以每月五、六百封的數量,如雪片般累積。在資源侷限的情形下,作者們以廢棄的月曆紙、影印紙、計算紙,寫/畫下一張張傾訴生命故事的書信。

2011年7月,《四方報》延續「為移民工發聲」的創報精神,將觸角從報紙文字平台延伸向藝術平台,開始著手精選移民工多年的來函畫作,並在國藝會與台北市文化局贊助下,首度舉辦《艷驚四方》畫展。第一次舉辦的異鄉人創作展,初步獲得全國多家獨立書店的展出機會。移民工畫作,雖非屬主流藝術,然多元文化的美學呈現、異鄉生命經驗的撞擊,仍為國內各大專院校與政府機關所「看見」,並於2011年10月開始,陸續加入協辦行列,讓《四方報》得以繼續帶著移民工的故事,行遍台灣各地,在島嶼巡迴漂流,展出的行腳,持續至今。

2012年4月,《四方報》集結在台被污名化的「逃跑外勞」投稿,出版《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一書,自白的書信體深入刻畫移工困境,獲2012年開卷好書「評審特別推薦獎」;2013年3月,收錄外籍配偶投稿以及《四方報》記者採訪整理的故事,出版《離-我們的買賣,她們的婚姻》一書,讓讀者看見外籍配偶飄洋來臺後,對婚姻從憧憬到衝突的心路歷程。

源鑒於此,我們開始考量移民工自身其實擁有創作的多樣性與豐沛能量,因此希望成立一個更具延展性的文學獎項,讓他們得以藉由書寫,替自己留下歷史,透過文字創作表達兩個故鄉(外籍配偶)、雙重血緣(新住民二代)、與異地漂流(外籍移工)的文學風貌。

2013年10月起,中華外籍配偶暨勞工之聲協會將結合《四方報》移民工交流平台的特性,共同籌組【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之執行小組,讓移民工除了書信、畫作,還能擁有詩文創作的發表園地,並獲得獎項的公開肯定與支持鼓勵。

《四方報》 創辦人暨前總編輯
中華外籍配偶暨勞工之聲協會 秘書長
【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 發起人
張正

多元文學/少數族裔文學

美國的羅丁‧比夏(Rudine Sims Bishop,1992)將多元文學(multicultural literature)定義為「由美國社會政治非主流團體的成員所產生的作品」。這個說法意味著,具有某種別於主流文化背景的族群,比起非成員,更適合書寫創作有關該族群的文學作品。

麥奎爾‧雷斯金(McGuire-Raskin,1996)則認為,「局外人」(outsider)比較容易產生刻板印象,或普遍的文化中心思想,傾向以觀光客的角度去觀看事件和事件中的角色,較少留意(亦較無能力理解)該文化的描繪方式。該文化群體裡的寫作者,能呈現該文化正宗的寫作風格,與更接近真實生活的故事,從作品中,幫助讀者理解多元文化的體現。

尊重,出自於差異的理解;認同,出自於接納與欣賞。讓多元的文學表達出現,更是族群融合最美麗和諧的態度。藉由書寫的分享,與閱讀的對話,無疑是提供了一種建立彼此關係、打破彼此界線的良好方法。

文學是認識世界重要、且功能強大的載體,美國教育組織CCBC (The Cooperative Children’s Book Center),甚至明訂出「美國兒童必讀50本」多元文學書單。多元文學的閱讀除了拓展學生對於其他平行文化的知識、建構同處於社會中其他文化存在的多元洞察力、認識不同文化的價值、進而消除刻板印象與成見,對台灣比例越來越高的新住民二代來說,閱讀、甚至書寫這些反映己身所從出的種族與文化背景的文學作品,也有助於提高自我概念,是發展健全人格的重要教育工具。

身份書寫

台灣在二次世界大戰後,一直是移民/勞動力輸出而非輸入的國家,移民工主要是因應國際化後,男性強烈的婚配需求與大量的勞務需求而發生。但快速締結的跨國婚姻與勞雇關係,加上國境、語言、種族、性別、社經地位等多重弱勢,促使移民工一直無法獲得社會主流價值的接納與重視。

然而,移民工帶著豐沛的東南亞各國文化進入到台灣各角落生根,其中也不乏在原生母國受過大學教育的知識份子,甚至即便素人寫作,也因相異的文化資產而能開啟別於以往的嶄新視野。雖然不同的文化身份書寫,會產生觀點不同的爭議性,但也正因為差異,能為文學領域注入新的能量與活力。

台灣向來都是個移民社會,但無論河洛、客家、國民政府遷台,來台時間雖有先後,卻均屬於華文文化成員。台灣自民國78年起開放外籍勞工來台,跨國婚姻則自民國80年開始逐漸大量出現(88年後爆增),20幾年來,相對於華文主流社會,在台的東南亞語少數族裔,完全缺乏管道、機會、與支持,得以在一元的華文文化社會,讓多元的文化創作出現(直到《四方報》的出刊)。

在世界各地,少數族裔的身分書寫已迅速發展並獲得學術界與大眾的廣泛承認。在台灣,顧玉玲寫下《我們》記錄了菲律賓移工的生命故事,藍佩嘉寫下《跨國灰姑娘》報導了印尼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的故事,然而,雖分別獲得2008年與2009年開卷好書的肯定,並受到熱烈關注與迴響,但均屬於「他者」的觀察記述。

《四方報》於2012年集結的《逃》(獲2012年開卷評審特別推薦獎)、與2013年的《離》,則雖是第一人稱的身份書寫,但屬於書信體且主題鎖定勞雇問題與跨國婚姻問題,因此,在文學創作上還有很長的路與很廣闊的空間值得耕耘與努力。

結 語

陳芳明教授說:「什麼叫做台灣文學?不管什麼族群,只要寫出台灣這塊土地上任何感情、記憶,就屬於台灣文學。」,移民工在台成為一份子已20幾年,日久他鄉是故鄉,未來他們也將成為台灣文學的一部份,今日成立【移民工文學獎】,給予移民工一個文學創作的目標與平台,鼓勵移民工書寫自己的生命經驗、鼓勵新台灣之子書寫家族故事,將能為這個時代的台灣文學、歷史、社會,留下更真實的記錄。